首页>专题>红色交通线>史记寻踪>看研究

中央红色交通线建立的历史背景

2016-09-19 08:31:17 责任编辑:阙小琴 来源: 龙岩文明网

  中央红色交通线是指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机关与各革命根据地 联络的交通线中,最主要的长江、北方、南方三条交通线中的南方交通线。这条交通线由上海中共中央机关经华南香港,广东汕头、大埔,闽西的永定、上杭、长汀,最后到达中央苏区红都江西瑞金。这条交通线由中共中央交通局直 接领导,在中央苏区的多次残酷的反“围剿”战争中,始终不受破坏,安全畅通 达五年之久。它不仅传送着党中央与苏区的往来文件,运送苏区急需的物质 和经费,而且完成了党中央机关由上海到中央苏区的重大转移,安全护送一批 党中央领导和党、政、军负责同志到达中央苏区,为打破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军事“ 围剿”和严密的经济封锁,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大而独特的作用。

  这条红色交通线蜿蜒曲折数千里,横越沪、港、汕三大城市,绵亘闽粤赣三省的高山密林,要突破敌人的重重关卡,穿越赤白交界地区的层层封锁线,要闯过军警的盘查和暗探的追踪,避开反动民团的袭击,要严防叛徒的出卖和破坏。党中央之所以决定开辟这条交通线,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它的建立是因为当时的政治需要和残酷的现实所需,以及沿途经过的闽粤赣边优越的地缘条件、交通条件和良好的群众基础,为开辟这条秘密交通线提供了有利依据。

  一、政治需要

  随着全国各苏维埃区域的建立和扩大,各苏区急需中央加强政治领导,为此中央与各苏区的联络沟通和领导工作任务变得越来越艰巨繁重。

  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人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开始武装反抗国民党, 实行土地革命。 在1928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提出了今后的工 作任务是:“必须努力扩大农村革命根据地,发展红军,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 维埃政权。”六大以后,中国各地革命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全国出现了多个以 武装割据为主要特征的红色苏维埃。1927年毛泽东在井冈山建立第一块红色 根据地,到1930年末,全国已建立起了赣南闽西、鄂豫皖、湘鄂川黔、鄂豫陕等相对稳定的、武装割据的6个苏维埃区域。

  苏维埃政权建立后,苏区土地革命和红军建设开展得如火如荼,急需中央加强政治领导。 然而,远在上海的党中央与各苏区远隔千里,中间又有国民党 重兵把守,障碍重重,造成中央与苏区出现了很多工作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 联络沟通。当时,中央了解各苏区情况都得靠时过境迁的来信、敌方的报载以 及党的干部的转述,而苏区了解全国形势、国际形势更是困难。空间距离成了 推进中国革命高潮到来的一大障碍。“苏维埃区域红军与中央的联系,到现在依然是极不满意的……中央曾设种种办法,希望与各苏区建立经常交通关系及交通站,以便输送工作人员到各苏区及红军去,以便通知中国时局形势及我 们任务的规定,以便通知反革命营垒内情况,以通知国际革命运动特别是关于 苏联国家情形等。 另一方面,中央又决定要各苏区及红军,对中央也保证有关 于各地情形的报告,假若没这种报告,各苏区间的动作一致是绝对不可能的。中央对各地党部的领导必将非常之困难。上海及其它工业中心对苏区及红军的臂助也成为不可能的了。”因此,交通线的建设就摆上了党中央的重要议事日程。

  早在1927 年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的“ 八七会议” 上,中共中央就认识到建立全国性秘密交通网的重要性,会议通过了中央必须建立通达各省的交通,构成一个党的全国交通网的决议。8月21日,中共中央便发出《 通告第叁号》 ,决定在中央所在地上海设立中央交通处,在上海设立交通分处,为中央与南、北局及浙江间交通的总枢纽。1928 年6月,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隆重召开,会议决定:在全国各地广泛建立苏维埃政权,建立共产国际与中国 共产党的秘密联系通道。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周恩来从苏联回来后,传达了共产国际要求建立一条从苏联到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国际交通线的指 示。同时,他也认为建立党中央至各苏区的联络通道也迫在眉睫。 他强调说:“宁可放弃苏区的一个县,也要办好交通线”。不久,中央就专门设立了外交科,组织交通网与各地联系,并同时开拓了北方线、长江线、南方线。由于当时 处在国民党政府的极端白色恐怖之下,各地交通线和交通站经常被破坏,交通 人员也时刻面临着被捕甚至牺牲的危险,因此,这些交通线、站极为隐蔽,且很 不稳定,经常发生变化。1930 年10 月,为进一步做好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 筹备工作,在周恩来亲自主持领导下,中共中央组建中央交通局,把军委交通 总站和中央外交科归并交通局,直辖于中央政治局,由周恩来、向忠发、李立 三、余泽鸿、吴德峰组成委员会,吴德峰任局长,筹建上海党中央机关通往全国 各革命根据地的长江、北方、南方三条主要交通站线。11月24日,中央政治局 把毛泽东提出的建立上海中央机关通往赣南、闽西交通线的建议,列入“ 苏维 埃区域目前工作计划”,并在《关于苏维埃区域目前工作计划》中,要求苏区的 交通网与中央政治局统治区域的军事交通网能完全衔接。

  交通局成立后,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以很大的决心,从各省调来强有力的干部,集中了三个月的时间,打通了由上海——香港——汕头——大埔——福建永定、上杭、长汀——江西瑞金的秘密交通线,名为南方(又称华南)交通线,即中央红色交通线。

  中央建立红色交通线的初衷就是为了加强中央与福建、江西、广东和红四 军的联系。“这一交通网,可以解决红军与江西或广东的联系问题,可以解决 你们与红军及红军与中央的联系问题”。传递文件是交通站的一个主要任 务,事实上,这条红色交通线建立以后,在沟通上海党中央和苏区之间文件信 息来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转送了大量的党中央和苏区之间来往的文件。 地方党委与党中央的联系也畅通了,中共福建省委、中共闽西特委、中共闽粤赣边省委、粤东东江特委都受益极大,都能及时了解中央的工作意图、接受中央 工作指示。 从此,这条秘密交通线就成了中央苏区与外界联系的主要通道,到1933年初第四次反“ 围剿”战争前后,这条交通线也成为通往中央苏区的唯一通道。

  二、现实需要

  由于联系沟通的不顺畅,造成中央苏区和上海党中央信息的不对称,给革 命造成极大的困难和损失。

  由于上海党中央与各苏区远隔千里,中间是国民党统治区,受到敌人严密 封锁,造成各苏区信息闭塞、物资匮乏、干部奇缺。闽西苏区、赣南苏区与党中 央的信件往来,由于敌人的封锁,一般要二个月才能送达。 结果,一方面党中 央的一系列方针、政策难以贯彻落实,也难以了解全国的形势,苏区出现盲动 主义,好像瞎子摸灯,到处游击,盲目被动应战。由于信息闭塞,各苏区也贻误 了不少战机,对中国革命形势的发展造成不小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央也不了解各苏区真实情况,又出现主观主义瞎指挥,给革命造成极大的困难和损失。

  由于革命形势千变万化、错综复杂,党中央对中共苏区不能作出有效、及时的领导,对形势作出了许多误判。如1929年中央给红四军的“二月来信”,就是派刘安恭历经辗转花了近二个月的时间,才从上海到达瑞金,送到毛泽东 和朱德的手中。“二月来信”是依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强调城市工作的重要,同时对在农村的红军前途作了悲观的分析,要求红四军前委“应有计划地有关联 地将红军的武装力量分成小部队的组织散入湘、赣边境各乡村中进行和深入土地革命”,认为这样才能“避免敌人目标的集中和便于给养和持久”, 同时, 中央二月来信要求朱德、毛泽东两人必须离开红四军。“ 二月来信”是中央2月8日政治局通过的,交刘安恭送到朱毛手上时已是4 月3 日,这个时候,中央 分析的很多背景已经发生根本变化,这时蒋桂军阀混战已经开始,统治阶级的 内部已经发生严重分裂,朱毛红军已渡过最为艰难的时期,开始了新的、在实 践中证明了是正确的战术战略。 接到中央指示信后,朱德主张按中央命令办 事,毛泽东持不同意见,他召开红四军前委会议,说服大家横下一条心,坚定地实现赤化江西、兼及闽西浙西的战略方针。尽管毛泽东说服中央收回成命,但红四军中开始产生分歧。 来信中的一些悲观情绪和不正确的观点,在红四军 党内一部分同志中间产生了不良影响。 一部分本来就主张分兵游击、不愿做 根据地艰苦工作的干部借题发挥,认为毛泽东不服从党中央的决定,要求毛泽 东只管党务,不要管军事。 这使得红四军领导人之间开始产生分歧,这种分歧 还因红四军前委与军委的关系问题而进一步复杂化。

  苏区突围进一步扩大后,工作量急增,苏区党的建设、政权建设、武装建设 任务特别繁重,但是人才严重缺乏,地方党委缺少有文化、有思想、有觉悟的领 导,红军部队缺乏连营以上的有文化、有军事才能和战术素教的指挥员。这点 从苏区中央局的报告中可以体现“ 此间自党代会后,在路线上确有一个转变,但干部非常缺乏,在各种工作都感困难,请中央加派大批干部来此,技术人员 也缺乏得很,请尽量将学生及知识分子同志派来”。特别是红四军入闽后,红军部队发展很快,一大批农民武装暴动队员和地方游击队员整编为红军,而这 些初始加入红军的人员大多觉悟比较低、文化不高,更没有军事素养,甚至不 会站队,不会开枪,培养和建设这支红军队伍成了当时的紧迫任务。因此领导 干部补充迫在眉睫。

  由于当时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实行着严密的军事、经济封锁,导致了中央苏 区与白区的贸易几乎断绝。 一方面食盐、西药、布匹、棉花、火油这些日常生活 必需品在苏区十分紧缺,另一方面苏区生产的粮食、木头、土纸、钨砂又销不出 去,给苏区军民的生活和红军的反“ 围剿” 战争造成了极大困难。 尤其是食盐 和药材的短缺给苏区军民的生活和健康带来极大的危害。 因为缺盐,苏区军 民只好用香干、萝卜水、醋坛水、辣椒干代替食盐煮菜。 长期缺盐也导致许多 群众身体浮肿,患上各种疾病,甚至丧失生命。 一些红军指战员因为盐分摄入 不足,体质明显下降,严重影响部队战斗力。 长期的战争使苏区伤员急剧增 加,但国民党的严密封锁又使苏区医药来源越来越困难,药材奇缺,西药更是 没有,医药器材也十分紧缺。 因为缺少基本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红军伤病员得 不到应有的治疗,严重削弱了部队的战斗力。 可以说,能否解决物资匮乏问题,关系到苏区内部的稳定及民众对革命的支持。解决食盐等物资匮乏,不仅 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

  三、客观条件

  闽粤赣边优越的地缘条件、交通条件和良好的群众基础,为开辟这条秘密 交通线提供了有利依据。

  中央决定开辟这条交通线,是为了打破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的反革命“ 围剿” 和严密封锁,同时也考虑到这条交通线以水路为主,迂回曲折,有利条件 较多。

  香港、汕头,华洋杂处,百业并存,易于我们的同志化装往来;这些条件,对于秘密交通线的开展十分有利。汕头到闽西有一条连接汀江的水路交通韩江,是一条沿海通往内地的经济命脉,做生意的人特别多。潮汕地区发生革命较早,群众基础较好,易于秘密隐蔽,而且在这个时期,由于军阀混战,反动派对于东江的戒备有所松懈。

  同时,与广东接壤的闽西,1926年就有了共产党的组织。1929 年毛泽东、 朱德领导红四军第二次进入闽西,创建了闽西革命根据地。 至1929年11月,闽西红色区域已扩展到龙岩,上杭、永定、武平、长汀、连城、漳平、宁洋等县,在纵横数百里的红色区域内,已成立4个县苏维埃政府,50多个区苏维埃政权,400多个乡苏维埃政权。 根据地的不断扩大和巩固,成了国民党蒋介石政权的 心腹之患。为了把中央红军消灭在苏区内,蒋介石不断调兵遣将对中央苏区 发动了大规模的“围剿”,同时,对苏区实行了严密的经济封锁。 针对这种情况,中央指示中共福建省委和红四军军委,“中央认为必须与闽西红军、朱毛红 军共同设立一独立的交通网”。请省委派人员到上海商议组建南方线和工农武装交通站。1930 年6 月,时任中共闽南特委军委书记的卢肇西,受毛泽东和福建省委派遣前往上海,接受和完成这一特殊使命。 在此前,广东方面已派遣 时任省委发行科长的李沛群前往。卢肇西从闽西出发,越过敌人的封锁线,经广东的大埔、潮州、汕头,历尽艰辛到达香港,随后从香港转往上海。在上海党中央机关,卢肇西向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军委书记,具体负责军委 和苏区工作的周恩来汇报了红军与赣南、闽西根据发展与建设情况和毛泽东 急需建立由上海通往赣南、闽西交通线的意见与设想,得到周恩来的支持。 回到闽西苏区后,卢肇西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立即着手在永定虎岗建立了“ 工农武 装交通站”,并在闽西特委辖区内各县建立分支机构,专门负责搜集闽西周边 国民党统治地区信息。 并在大埔北部青溪设立蔡雨青任负责人的大埔站,负责打听粤东国民党军的有关情况,到粤东大埔县城、潮州、汕头等地购买药品、 食盐等根据地急需的物资。 工农武装交通站建立为后来正式建立的从上海通 往中央苏区的红色地下交通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共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副科长 蓝松金)

  原文载于《中央红色交通线研究》

相关报道

9W_ZD704I%$8%J%X1EDEFNG.png

S9SDE3T9$JJ()5%R~B_I7(S.png

@1H5O4@]3~_3_{@`PP{[A~V.png

`IO)]82J6UG0%A`W%ZNI5XI.png

地方文明网站
龙岩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共龙岩市委文明办
技术支持:东南网
Copyright (C) 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