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红色交通线>史记寻踪>看研究

红色交通线: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地下交通

2016-09-14 11:55:25 责任编辑:王光远 来源: 龙岩文明网

  大革命失败后,我党转入了地下斗争,党内的联系主要依靠地下交通。从事地下交通工作的同志们,是一支在无形战线上同敌人进行英勇搏斗的无名英雄队伍,为保持党的“ 血脉” 畅通,他们在国民党军警、特务的严密监视下,时刻冒着被抓捕和杀头的危险为党传递情报,接通上下级之间的联系,许多人为 此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的光辉业迹将铭刻史册,并永远为广大人民所传颂。

  

  党内的交通工作,早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就已经建立。1925年,在党中央秘书处领导下,党内配备起专职交通员,大革命失败后,党的“ 八七”会议决定要逐步建立全国性的秘密交通网。党中央迂回上海后,由张宝泉等人负责交通工作,后又成立了中央交通局,直属中央秘书处领导。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书记兼组织部长周恩来和中央秘书长邓小平、余泽鸿、黄斜然等人,都亲自领导过此项工作。 吴德峰任中央交通局局长,下设内交科和外交科。

  内交科的主要任务是:传递上海市内党的各个机关互相来往的文件;接待各地来中央的干部;安排会议地址、通知开会和传达中央的各项指示,负责发送秘密宣传品、组织群众大会及示威游行等。当时,党在上海的机关、团体有几十个,都分散荫蔽在住家、商店、医院等处,机关之间极少往来,大都彼此不知道。它们之间的联系,都由市内交通员来沟通。一个交通员负责两三个机关,都是单线联系。当时还规定,领导同志外出,身上一律不准带文件,所有的文件都由交通员传递。中央特科的情报,有时也利用交通网来传送。担任内交科主任的先后有张宝泉、张人亚、顾玉良(顾建业)等人。张宝泉在1928年4月传送情报时被捕牺牲,交通员大部分是女同志,多为领导同志的夫人,如赵世炎的夫人夏之栩、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毛泽民的夫人钱希钧、陈潭秋的夫人徐元直,聂荣臻的夫人张瑞华、徐向前的夫人黄杰,还有戚元德、熊天荆、刘亚雄、杨庆兰、李沐英、葛琴、熊志华、高文华等人都曾担任过交通员。外交科的主要任务是:沟通党中央同各地的联系,传送党中央给各地的文件、指示和宣传品;护送来往干部;运送重要的物资和经费等。外交科的主任是陈刚(又名刘作扶、刘蜀夫,夫人石础,是何叔衡的女儿),工作人员还有连德生、申守义、饶君强、潘先甲等人,此外,负责与北方局联系的有王凯、周仲英、李沛南,老张(外号张麻子)等。负责与长江局联系的有方英、刘卓夫等。负责与南方局联系的有阮锦云、严重、杨剑英、刘琴西,李沛群等。另有一名交通员李春田,专门负责党中央与共产国际之间的联系。

  

  当年,从党中央所在地上海到外地的秘密交通线主要有三条: 一条是从上 海到天津、北平,与北方局联系;一条是从上海到武汉,与长江局联系;一条是 从上海到香港、广州,与南方局联系。

  党中央同北方局的联系,主要的交通线是从上海坐船直航天津,按事先约 好的地点,在某旅馆或某地,按规定的暗号与北方局的交通员接头。此外,还有几条交通线:1、由上海直去北平,与河北省委联系,再由河北省委与河南、陕西、察哈尔省委联系2、由上海直去沈阳,与满州省委联系。3、由上海到郑州,转经驻马店,绕道进入鄂豫皖苏区。同时,还有一条江苏省委领导的,由上 海经南京到徐州,与徐海蚌特委联系的交通线。负责与北方局联系的李沛南专跑过这条线。他详细介绍过这条线的情况:他从上海出发,先到南京市委,接头人叫许寒莺,是国民政府铁道部的一个职员,住在铁道部附近,交通站就设在他家中,后来他被捕牺牲了。 这条线是从南京坐车到徐州,在事先约定的旅馆里与特委交通员接头。再带上特委的文件,去宿县与县委接头,交通站是东门里路南的一家白铁铺,接头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然后再去蚌埠,与蚌埠市委联系,交通站是该市西南角的一所小学,接头人是一位教师。 最后再乘车直回上海。一路上经过五个城市。 类似这样的交通线,各地都有。

  党中央与长江局的联系,主要是从上海坐船直到武汉,长江局在武汉设有专门交通站,跑这条线的交通员是在英商“祥泰木材行”运木船上当水手的老陈,顾顺章叛变后,将他出卖,被捕牺牲。此外,还有几条交通线:1、从上海乘浙赣线火车,在衙县和上饶之间下车,经常山、玉山一带,进入赣东北苏区。交通员是一位个子不高,两只大眼睛,十分机警的同志,他曾把查禁的无线电器 材带进苏区,再把苏区送交党中央的金条带回上海。2、从上海去合肥,经六安等地,转入鄂豫皖苏区,交通员叫“小商”。3、从上海乘船到黄石,设法转入湘鄂赣苏区,这条交通线一直未打通。 4、从上海乘船到武汉,转乘粤汉路到株州 一带,设法进入湘赣苏区,再转中央苏区。5、从上海坐船到沙市、宜昌一带,再转入湘鄂西苏区。6、从上海坐船经武汉、重庆,转去成都,与四川省委联系,交通员是一位胖胖的圆脸庞的同志。 除此而外,浙江省宁波特委和绍兴特委,都有交通员与党中央直接联系。

  交通员到各苏区,不用深入根据地,只到边缘地区即可,各苏区也都有自己的交通机关和专职交通员,负责与中央交通员联络。

  党中央与南方局的联系,主要是从上海坐船直到香港。此外,也有几条交 通线:1、从上海坐船到福州,与福建省委联系。 交通员是王裕统、韦正业,两人都是海南人,王裕统是被泰国驱逐出境的华工,韦正业是学生出身,年纪较轻。2、从上海坐船到厦门,与厦门市委联系。交通站是城里的一个中药铺,负责人叫曾云三。3、党中央经广东省委,与新加坡、越南、泰国三个特委联系。这里 的党员多为华侨,领导干部则是大革命失败后,从广东撤往南洋的。有一名专职交通叫王福田,山东人,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我国派到法国参战的华工,战后留在法国做工,并在法国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当时已50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能讲流利的法语。 他主要跑越南,其他各处要靠海员帮助传送。

  

  1930年,共产国际鉴于中国工农红军不断发展,中央苏区不断巩固和扩大,指示中共将中央机关迁入中央苏区,六届三中全会也通过了相应的决定,并开始抽调白区干部陆续进入苏区。为了适应这一需要,在周恩来和中央交 通局的领导下,在上海和中央苏区之间,又建立起一条秘密交通线。由上海坐船去香港,转船去汕头(或直接去汕头),坐火车到潮安,然后坐大船沿韩江而上到大埔,再改乘小船到青溪。登岸步行,经过多宝坑、伯公坳、铁坑、桃坑等地,到达永定县,进入闽西苏区,再转中央苏区。这条路蜿蜒曲折长达数千公里,沿途设有不少交通大站、中站和小站,一大批优秀党员工作在这条秘密交通线上。

  这条交通线的第一站是香港。早在1929 年下半年,党中央就决定在香港 成立华南交通总站,直属中央交通局领导。 抽调南方局秘书长饶卫华为总站负责人,又从中央和南方局抽调了一批专职交通员,有肖桂昌(广东中山县人,工人出身,原是香港区委委员)、黄华(原名丘延林,广东大埔坪沙乡人)、曾昌明(原名曾浪波,海南文昌县人)、洪胜(广东丰顺县人),卢伟良(广东梅县人,原是闽西到香港、上海的交通员)、王福田等。1930 年,中央特科派李强、黄尚 英来香港建立无线电台,就是由华南交通总站帮助设立的。许多领导干部也 是由华南总站转送,进入中央苏区的。 党中央在上海印刷的报刊、宣传品,以及为中央苏区购买的军用器材、无线电器材和药品等,也大都由华南总站转运。1930 年底,由于广东省委内部交通员莫叔宝叛变,南方局遭到严重破坏,

  饶卫华被迫撤离香港。 中央改派蔡和森为广东省委书记,王弼负责华南交通 总站的工作。

  这条交通线的第二站是汕头。这里原有一个联络点,是开设在城内的“富春酒店”。六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调内交科主任顾玉良、中央特科的陈彭年和罗贵昆等三人,化装成上海商人,携带经费,去汕头建立秘密交通站。他们到汕头后,住在南京旅社,经过半个月的紧张筹备,开设了一家“ 电料公司”,专营批发,不搞零售。 陈彭年是山东人,个子高大,穿上长袍马褂像个资本家,由他充当经理,顾玉良是会计,罗贵昆年轻,是广东梅县地区人,能讲当地话,在汕头也有社会关系,担任公司职员,负责对外联络和交际工作。“公司”还按当 地惯例,雇用了一位不到20 岁的青年,汕头人叫他“ 小公使”,干些烧水做饭等 杂活。 交通站成立后,立即派顾玉良与东江特委取得了联系,双方规定了在汕头的联络地点。暗号和专职交通员。党中央给中央苏区的物资,先运至这个交通站,再转交东江特委。 后来,这个交通站还负责护送中央委员以上的领导干部。

  由汕头乘火车到潮安,一般不作停留,当即转乘轮船沿韩江北上去大埔。大埔交通站就设在韩江岸边的一座小木楼里,一排窗户对着河面,可以看到河 上的情况,从船上也可以看见窗上挂着的鱼肉等暗号。交通站由一对夫妇带一个小孩和一位老太太住守。 干部来后,一般也不在此停留,就改乘我们自己的小船,再逆江而上,行30里左右,直到青溪。在大埔城里,也有一个交通小站,是一家饮食店,由孙世阶负责,供过往干部的食宿。 孙世阶是大埔当地人,后被敌人逮捕,英勇就义。

  青溪仍属大埔县,是一个约有200户人家的乡镇,当地有反动民团。青溪交通站是一个起中转作用的大站,有时也叫大埔站。 先后担任站长的有蔡雨青、卢伟良、曾昌明、雷德兴等人。蔡雨青是大埔高坡人,原是我党埔北区委负责人,他爱人谢美莲,是埔北长教村人。 夫妇俩长期在埔北地区工作,对当地 情况非常熟悉。 在青溪交通站工作的还有温仁宝(大埔人,1945年牺牲) 、杨雄初(福建永定人,1935年在窑洞被杀)、张超(在粤赣边区工作时牺牲),郑启彬(1933年牺牲)、余维头(后被迫逃往南洋)、余维邦(后牺牲)、丘寿书(上杭人,后回家)、黄华、江如良、赖义、张俊贤等人,担任短途武装护送员的有丘寿科、杨阿芳、阎火星,丘辉如,蔡端,邹春仁等。交通站备有大木船三只,小木船两只,管理木船的有余家顺、余宜头、余良宜、余维基等人。

  在青溪交通站附近,还设有几处交通小站。在青溪乡江边的沙岗头码头,有一家叫“永丰号”的小店,卖些烧酒、糕点等食品,店内设有床铺,可以休息。 小店有个后门,直通后山,遇有意外,随时可以从后门逃生。 店主余良晋和他的老伴黄莲,不是党员,但愿意为我们服务。 在小店隔壁住着一个单身汉党员 叫余灿昌,负责送信联络。 还有三名负责带路和挑行李的党员是余均平,余川 生、余枳邦,他们都是忠实可靠的好同志,后都被敌人杀害。 在青溪镇东头还开有一家小豆腐坊,由一名叫余伯的夫妻和他的女儿经营,也是一个交通点。 青溪附近的吕布村也有一交通小站,由陈嫂负责,在沙坪中心小学还有一个交通站,校长袁旭华、教导主任袁立之、青年教师陈占勇都是党员,后也被敌人杀害。

  从青溪出发,改走旱路,一路之上开始有武装交通员护送。为了避开敌人,只能在夜间走山间崎岖小路,十分难走。从青溪先到多宝坑,这里有一个交通小站,设在党员邹日祥的家中。然后经伯公坳到铁坑,这里也有一交通小站,在半山腰,一般均不停留,直去桃坑。桃坑是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乡村,都是贫苦农民。 这里是我们和敌人交界的地区,敌人不断来骚扰,红军也经常来 这里活动。桃坑交通站的负责人是老赖,还有一个梅芳嫂负责看家做饭。交通站就设在村边,前面有房三间,后面靠山还有一间楼房,有一个后门,可以用 木板与山岩搭成一个便桥,若遇情况,可以从这里冲入后山密林之中。一次, 熊志华带人运送电台零件,因叛徒丘寿玉告密,曾在桃坑附近与敌人激战,丘寿科在战斗中牺牲。 后红军部队赶来营救,才顺利脱险。

  由桃坑再走10多里的山路,就到了永定县城。这是进入闽西根据地的第一个县城,已建立了工农民主政府,组织了自己的游击队,干部可以在此休息。以后不用再走夜路,经过金砂、合溪等地,约两天的路程,就到了闽西特委(后改为省委)所在地的虎岗。 这是一个近千户的大镇,仍属永定县。这里地形险 要,群众基础好。 干部在这里大休息后,再护送去中央苏区。

  这条交通线一直保存完好,未被敌人破坏。许多中央领导干部都是沿着这条交通线,进入中央苏区的。其中有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瞿秋白、叶剑英、董必武、刘伯承、聂荣臻、谢觉哉、林伯渠、何叔衡、毛泽民、阮啸仙、李六和、杨尚昆、陆定一、张闻天、邓颖超、左权、肖劲光、李卓然、徐特立、蔡树藩、张爱 萍、朱瑞、冯文彬、胡耀邦、贾拓夫、刘伯坚夫妇、顾作霖夫妇等。还有南方局为 中央苏区选送的干部,其中有邓发、李富春夫妇、陈慧清夫妇、黄苏( 原广东省 委委员,长征中任第九军团政委,后在陕北洛川战斗中牺牲)、卢永炽夫妇(又名卢德光,原任广东省委组织部长、南方局书记等职,后任闽西省委书记,1931年,夫妻二人携带所保管的黄金叛逃)。此外,还有从东南亚各地参加斗争被捕后被当地政府驱逐出境,回到香港找到党组织的同志,以及从广州南石头惩 戒场监狱坐牢刑满出狱的同志。其中有张昔龙、詹行祥、谢育才等人。

  60 多年过去了,这条红色交通线和战斗在这里的交通员们,为革命做出的 卓著功绩,至今仍在韩江、汀江两岸群众中传颂着。他们用这样的山歌来赞颂 这条红色交通线。

  青山巍巍水湾湾,山山水水紧相连; 党是青山民是水,青山恋水水润山。 山重水绕路儿长,红色交通一线穿; 先辈创业多险阻,后生饮水要思源。(北京科技大学社科系研究室 王光远)

   原文载于《 红旗飘飘》 杂志、《中央红色交通线研究》

[责任编辑:阙小琴] 

 

相关报道

9W_ZD704I%$8%J%X1EDEFNG.png

S9SDE3T9$JJ()5%R~B_I7(S.png

@1H5O4@]3~_3_{@`PP{[A~V.png

`IO)]82J6UG0%A`W%ZNI5XI.png

地方文明网站
龙岩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共龙岩市委文明办
技术支持:东南网
Copyright (C) 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