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红色交通线>新闻播报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南粤足迹

2016-08-12 14:26:34 责任编辑: 来源: 龙岩文明网

  南雄:长征入粤第一仗在此打响

  

  

 

  据相关记载,1934年10月26日至1935年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的第一、九军团大部,第三、五、八军团部分先后经过粤北的南雄、仁化、乐昌和连县等地,进入湖南境内开展游击战。在南雄的乌迳(新田),红军打响了长征入粤的第一仗。进入南雄的这一路红军,是红一军团的部队。1934年10月21日晚,红军到达乌迳圩,此时粤军余汉谋部也派兵赶到新田一带,构筑工事进行拦截,企图阻滞红军的行动,使其主力跟上截击。

  然而,余汉谋没想到红军的行动如此神速!10月22日早上,敌人正在乌迳圩对面的山上构筑工事,红一军团直属侦察连就冲了上去!红军战士猛打猛冲,打得敌人东逃西窜,沿着一条小山沟仓皇逃跑。红一军团部和其他长征部队从而得以顺利通过乌迳,沿着梅岭山麓向西前进。近年来,南雄市共投入建设资金7亿多元,医院、学校、商场、公园、供水、供电、文化等一批重点服务设施项目已基本完善。成立的“行政服务中心”进一步规范了行政行为,优化了投资环境,提高了办事效率,为市民和客商提供了快捷便利的服务。农业经济从粗放型向规模化、集约化、产业化经营过渡,工业在改革中稳步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发展迅速,招商引资成效明显。2002年,全市GDP达23.3亿元,工农业总产值29.4亿元,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9100万元。今日的南雄,已成为粤北地区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城市。(资料来源:陕西日报)

  梅州:没有三河坝战役就没有井冈山会师 

  

  三河坝战役纪念馆朱德戎装像。 

  走读红广东的青年们向大埔乡亲询问当年“红色交通线”的历史。 

  梅州大埔,地势险峻、群峰对峙的三河坝上,一座高15米高、宽4米的烈士纪念碑静静地伫立在笔枝尾山山顶。四方形的碑身上面,镌刻着朱德元帅亲笔题的“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十五个正楷鎏金大字。

  1963年建碑时,从山头挖出的烈士骸骨装了满满4大水缸。直到1974年,纪念碑建设围栏时,还从当年的阵地上不断挖掘出新的骸骨,很多手里还紧握着枪。虽已时隔84年,但嘹亮的冲锋号至今仿佛仍回荡在此。

  6月8—9日,由南方日报社、团省委、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的百万青少年“走读红广东”活动走进梅州。

  在大埔县,青少年学生、新生代产业工人、大学生村官代表垂首默哀,缅怀当年三河坝战役牺牲的几百位起义军将士;之后,他们冒着烈日,寻访神秘的地下红色交通线。在梅县,他们参观了叶剑英纪念园,热烈讨论如何传承叶帅精神;青年党员们在叶帅铜像前重温入党誓词……

  历史功勋逐渐被正名 

  三河坝是大埔县境内的汀江、梅江、海潭河三水汇合成韩江的起点,自古以来就是粤东水路交通要冲,为兵家必争之地。

  对岸的笔枝尾山,居高临江,地势险要,占据了这座山就等于控制了韩江的交通。

  “我军的前沿阵地就在笔枝尾山上,当年战斗十分惨烈,守卫在这里的我军第25师75团在歼灭大量敌人后,全部壮烈牺牲。三河坝烈士纪念碑和战役纪念馆就建在笔枝尾山上。”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余敏介绍。

  数十年来,人们一提到三河坝,大多认为起义军在这里遭到了失败,没有完全理解84年前起义军那场血战的历史功勋。然而近几年,通过党史学界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努力,三河坝战役逐渐被正名。

  1927年,南昌起义后,起义军撤出南昌,一路南征,进入广东,其中一部由朱德率领留守在梅州大埔三河坝与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三昼夜,掩护起义军主力挺进潮汕,同时保存了我军有生力量,奠定“朱毛井冈山会师”的基础。

  余敏介绍,在三河坝战役中,若不是指挥者果断决策,那么在中国革命史册上,将不能发生后来的“赣南三整”、“湘南暴动”,更没有举世闻名的“朱毛井冈山会师”。

  参加南昌起义的肖克老将军对三河坝战役曾这样评述:“没有三河坝战役,便没有井冈山会师,没有井冈山会师,罗霄山脉(井冈山)根据地的建立及其对南方游击战争的影响就不会那么大。”

  恶战三昼夜歼敌千余人 

  “走读红广东”活动走进笔枝尾山,走进那段激荡的历史。

  1927年9月18日,南昌起义军主力进入大埔县城(茶阳)。不久,蒋介石嫡系第32军(军长钱大钧)2万余人,从梅县松口一带挺进三河坝,妄图消灭朱德所率的留驻部队。对此,朱德和25师师长周士第、党代表李硕勋指挥约3000多人的起义军打响了一场阻击战。

  1927年10月1日入夜时分,激战开始。起义军部队利用笔枝尾山天险,坚守阵地,与近十倍于他们的敌人展开恶战。第二天午后,朱德等起义军将领召开紧急会议,制定“半渡而击”的战术,将敌军的船只击沉在河中央,牢牢钳制住敌军。第三天,战态发生了变化。钱大钧部正面部队在猛烈炮火掩护下,部分渡过了韩江,直逼起义军阵地,同时,敌军还从另外两路进攻,对朱德部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另外,敌人援兵切断了起义军25师与潮汕主力的联系。在这危急关头,为了保存力量与潮汕主力会合,朱德等起义军领导及时作出“次第掩护,逐步撤退”的决策,决定东撤饶平,与主力部队会合。

  起义军25师75团第3营奉命留守笔枝尾山,掩护部队转移。1927年10月4日凌晨,黄晴川营长率领第3营迎来了三河坝最惨烈的一战。敌人以炮火狂轰滥炸笔枝尾山,一万多敌人四面包围阵地,起义军勇士们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甩出最后一个手榴弹,跳出战壕,与敌人展开肉搏。除极少数幸存者外,全营200多勇士壮烈牺牲,鲜血染红了笔枝尾山和韩江。整个三河坝战役,我军共打退敌军十多次的进攻,毙敌1000多名,我军在战斗中也牺牲了1000多人。

  三河坝之战是一段悲剧,又是一次伟大的壮举,影响了中国革命的进程。1927年10月6日,撤至饶平茂芝的朱德部队作出“保持革命力量,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起义军余部避开强敌,游击闽、粤、赣、湘边,于1928年4月,上井冈山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汇合组成红四军,开始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新篇章。

  三河坝战役重新点燃了大革命失败后粤东地区的革命之火,使这一地区革命蓬勃发展,后来成为中央苏区的一部分。2009年初,大埔县成为我省首个被中央党史研究室认定的中央苏区县。

  红色解密 

  寻访“摧不垮打不掉”的中央红色交通线 

  周恩来在棣萼楼三小时脱险 

  相比于三河坝战役公开的战斗,大埔苏区县另一条秘密战线的斗争也毫不逊色。

  参加“走读红广东”梅州站活动的青少年朋友,在粤东丘陵的层峦叠嶂中,寻访革命年代如磐石般摧不垮、打不掉的中央红色交通线。

  护送大批干部进入苏区 

  1930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在中央苏区设立苏区中央局。中央苏区执行中央的指示,在闽西苏区的“工农通讯社”机要交通网基础上,正式建立一条由上海—香港—汕头—大埔—福建永定、长汀—江西瑞金的中央红色交通线。香港设华南总站,闽西设立大站,大埔设立中站,汕头等地设联络站。

  大埔交通中站设在青溪里铺余氏宗祠,其联络网点包括:茶阳镇同丰杂货店、同天饭店,青溪虎市汀江航运终点虎头沙(沙岗头)的永丰食杂店以及附近地区的一些小站。棣萼楼和其他一些山寨用作物资的秘密仓库。交通中站购木船一艘,民船二艘来往于汀江中上游的茶阳、青溪,用作交通运输工具。

  中央红色交通线建立后,到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局迁入中央苏区前,这条交通线沟通上海中共中央和中央苏区的文件信息来往,成为党中央和中央苏区的“千里眼”和“顺风耳”。

  这条交通线安全护送了一大批干部进入中央苏区。交通线先后护送王首道、肖劲光、张爱萍、左权、项英、任弼时、叶剑英、邓发、徐特立、董必武、李富春、陆定一、伍修权、刘伯承、周恩来、聂荣臻、刘少奇、蔡畅、林伯渠、陈云、博古、张闻天、邓颖超、邓小平、瞿秋白等党、政、军领导及共产国际顾问李德等200余人和一大批电讯技术人员、文艺工作者安全进入中央苏区。

  在关键时刻,交通线掩护中共中央机关安全进入中央苏区。1933年1月17日,设在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机关,由于左倾冒险主义和关门主义,使党在白区的组织和工作遭到严重损失。在处境恶劣的形势下,党决定将中央机关迁往中央苏区。中央红色交通线及大埔中站,安全护送设在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领导、机关、工作人员,安全经大埔进入中央苏区。

  没有交通线,历史或改写 

  在青溪镇大瑞村棣萼楼内,寻访队伍遇到了房主的后裔刘华先。他的伯公、伯父以及祖父等都参与了红色交通线的工作。

  刘华先领着笔者一行爬上狭窄的木梯,上到二楼。他指着一间坐北朝南的房间说:“这是周总理曾短暂停留的地方,我爷爷和他有过一个故事。”

  1931年12月的一天下午4时30分左右,周恩来等一批中央领导同志由刘龙发以及同天饭店另一名负责人孙世阶一同沿着山路护送到棣萼楼。刘横发为周恩来端去洗脚水,他好奇地问周恩来为什么留那么长的胡子。当时,周恩来对他说“小鬼,不解放不剃须。”

  周恩来等领导同志在棣萼楼停留约3小时。随后,外面放哨的老百姓传来消息,发现有敌人活动。周恩来等人立刻穿过二楼朝北的后门,在茂密的山林掩护下,急速前往青溪村,最后安全进入了中央苏区。

  “如果没有这条交通线的安全畅通,那么中央苏区的历史可能就要改写,甚至共和国的历史也可能要改写。正因为重要,所以它才会被称为红色交通线。”余敏说。(资料来源:南方日报)

  鹰扬关:一脚踏三省的红色雄关 

  

  鹰扬关之“鹰” 

  昔日的碉堡 

  两广界碑 

  古战壕 

  庙江古战场旧址 

  大图:鹰扬关“城门”。小图:覃应机所题“红七军路过此关”碑记。 

  

  “一脚踏三省”的巨石 

  鹰扬关,是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西部的一个古雄关。它坐落在东经111°56′41″,北纬24°41′19″,国道323线连山上草村与广西贺州桂岭和湖南江华接壤,距县城23公里。因此,有“一脚踏三省”之称。其地形险要,扼三省之咽喉。

  雄关溯源 

  鹰扬关原名崖鹰关,据传建于唐代。清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山东章丘县人韩凤翔任连山绥瑶直隶厅同知,其时县东的鸡笼关(又名鸡鸣关)改为鹿鸣关,于是将崖鹰关改名为鹰扬关。据《新唐书·选举上》载:唐时“百岁仲冬……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豆,牲少年,歌《鹿鸣》之诗”,“清季亦沿此制,于乡试放榜的次日,宴请考中的文举人和内外帘官,歌《鹿鸣》作魁星舞”,称“鹿鸣宴”;在武乡试放榜后,考官和考中武举者共同参加的宴会称“鹰扬宴”。“鹰扬关”由此得名,大概取“鹰扬奋发”之意吧。

  鹰扬关下有个庙江村(又称绕江),即关东入口处,坐落在灯盏岭中间。十八条小河在岭脚下汇合(俗称十八水),然后绕灯盏岭而过,自东往西经鹰扬关流向广西的贺江。庙江村坐北向南,背有尖山,山峰如削,直指蓝天;与之并立相对的是芙蓉山、大龙山,正面是犁头山,有如一把锋利的犁头,把广东广西犁成两半。右边是龟山,状似乌龟。过龟山,沿着一条两山对峙的峡谷,约5000多米,直通鹰扬关顶。谷里,老树古藤,茂林秀竹,郁郁苍苍。谷右边是蛇山,宛如南蛇出洞,蛇头兀起,窥视东方。此处有古民谚云:“灯盏岭脚踏蛇龟,有命去,无命回。”有一个民间传说,可知鹰扬关及上草之险要:古时西北方有一个部落,其首领欲扩大地盘,带一支部队,攻城掠地,从广西打到连山县边境。部落首领派探子探查连山路途情况,探子语言不通,问了毗邻地区的几个老百姓便回去报告:“前面鹰扬关即属连山管辖。从鹰扬关到永和的路途艰险,山路崎岖,危险难行。听闻那第一,要经过十八条河(即地名十八水);第二,要穿越一片辽阔的万里荒坪(万里坪);第三,要抢渡一座神仙砌造的‘仙人桥’,此桥仙人降临就有,仙人离去就不见了;第四,要通过一个七里长的黑山洞,还要走过死马坪(走马坪)。”首领听后,以为前面关隘难渡,路途险阻,于是命令部队调头,放弃攻打连山。关于仙人桥,也有个传说:古时,三省边界人民曾想互相往来,但来到鹰扬关,望着汹涌绕江水,只得无可奈何地回去。天上七仙女知道后,乘王母娘娘不备,偷偷溜下绕江,在十八水汇聚处,架了一座桥。谁知山里的猴子坏了事,见仙女架桥,便学公鸡啼鸣,仙女们以为天亮了,桥还没架好,便飞回天宫。如今,十八水口,还留下两个巨大的桥墩,人们称之为“仙人桥”。

  岳家军经此关追击逃将曹成 

  鹰扬关连山一侧有奉祀汉代雁门太守李广的白虎祠,据说是因为李广将军曾在此关阻挡过外族的搔扰。建祠后三百余年相安无事,亦无兵戍驻守。北宋年间,关祠被毁。绍兴年间,烽烟四起,抗金逃将曹成沦为盗匪,扰乱地方。公元1131年,岳飞派兵追剿,从广西贺县桂岭经鹰扬关一直追至连州,后迫使曹成“率二万降服”。

  太平军曾在此关激战 

  鹰扬关关口上边,至今仍存有三座碉堡和战壕,似在默默讲述太平军与民团激战的情景。

  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12月21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数万起义军从广西辗转,准备破关入粤。其先锋部队来到关外的芦冲口。其时,庙江村民团头目周瑞贞、周显仕早已派乡勇把守。太平军派两名探子上鹰扬关侦探道路,不料其中一名被乡勇放箭射死。太平军攻打鹰扬关,民团佯走入庙江村,坚壁拒之,并派乡勇散伏密林之中。太平军强行攻村,与乡勇血战。周瑞贞利用“巷曲墙阴”,对太平军“尽斩之”。这一仗,激战了两昼夜,太平军由于不熟地形,伤亡惨重。而庙江村则只有17人逃脱,逃往他方。如今的庙江只剩几块泥田、一片荒草和荒草杂树下的残垣断壁。后人游览鹰扬关,感慨赋诗:“矢志反清计策长,何期一梦煮黄粱。墙楼斜挂今时日,壁垒依稀古战场。百战丛中猛虎啸,数声号角疾鹰扬。英雄本色应无悔,醇酒迎风吊翼王。”“鹰扬镇三省,岁月历沧桑。故垒余壕林,荒村失庙光。雨迷烟漫漫,山远莽苍苍。险塞交争奇,雄关古战场。”“激荡风雷一卷诗,鹰扬关上立多时,危垣残垒翻青史,缥缈方烟卷雨丝。”

  据附近的村民说,鹰扬关附近的山上,仍存有36座太平军的坟墓。

  1921年,粤桂军阀混战。粤军头目陈炯明分兵三路入桂,桂军也兵分三路迎战、堵截。中路在梧州大坡山布防,主力置于两翼,右翼从玉林攻粤高雷,左翼从贺县攻粤北江。六月,沈鸿英军从鹰扬关进入广东境内,先后攻占连山、阳山。后沈军退却,又从鹰扬关返回广西。

  红七军曾路过此关 

  1931年1月17日,百色起义后,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带领红七军从广西河池出发,经桂北、皇川,转战湖南道州、江华,于1月14日到达桂岭,17日到达连山上草鹰扬关。过关前,红军与国民党连山当局谈判,声明“红军是路过连山,我不打你,你也别打我”。红军路过鹰扬关与上草,没有与民团发生战斗,爱护群众,纪律严明,还向当地群众宣传革命与政策,受到了群众的欢迎。红七军过关后,经连州,北上江西中央苏区,与中央红军汇合,形成了强大的革命势力。据当年的红军战士覃应机(后为广西自治区政府主席、中顾委委员)回忆,过关时,有一批笨重的山炮不便随军带走,于是部队便乘黑夜将武器埋在鹰扬关山上。1971年,覃应机第二次到鹰扬关,他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委会副主任,为解决两广边界问题来此,与广东省革委会领导寇庆延一起,解决了边界问题。1988年11月,应连山有关领导请求,覃应机欣然题写了碑记:“一九三一年一月十七日,红七军路过此关。”

  鹰扬关成了红色革命纪念地与红色旅游胜地 

  当年的雄关险道,早已成了粤桂两省的通衢大道。从县城乘车经上草墟,十多分钟便到鹰扬关。

  抬望眼,只见关上一只雄鹰(铁鹰雕塑)正展翅欲翔。巨鹰下,一个头戴红军帽、身穿红军服装的“军人”撑着红旗带着一队参观者走过悠悠的铁索桥,沿弯曲的水泥路,向关口走去。

  上得关来,只见新修的城垛城墙上,刻有国画大师关山月题写的“鹰扬关”三个金色大字。一块刻有“一脚踏三省”的巨石上,不时有人走上去照相留念。沿“历史雄关”“两广官道”的古道拾级而上,只见一条深深的古战壕绕关而设,有的段落已被落叶和萋萋荒草淹没。再往上,便是三座残旧的古碉堡立在雄关之巅。国务院颁发的两广界碑矗在古垒旁边,默默注视着两广的群山、峡谷。

  如今,鹰扬关已被列为清远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廉政文化基地”、“国防教育基地”,不时有学生和党员干部与群众来此参观凭吊,缅怀革命先辈的光辉业绩,接受教育。更有一批批外地游客来此参观、旅游。

  鹰扬关,已成了革命传统教育与爱国主义教育的胜地,也成了广东著名的红色旅游胜地。(资料来源:清远日报)

[责任编辑:阙小琴] 

相关报道

9W_ZD704I%$8%J%X1EDEFNG.png

S9SDE3T9$JJ()5%R~B_I7(S.png

@1H5O4@]3~_3_{@`PP{[A~V.png

`IO)]82J6UG0%A`W%ZNI5XI.png

地方文明网站
龙岩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共龙岩市委文明办
技术支持:东南网
Copyright (C) 2011-2015 All Rights Reserved